<track id="urHosWc"></track>
  • <track id="urHosWc"></track>

        <track id="urHosWc"></track>

        1. 您现在的位置是:

          帝俊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京香julia 04-28 20:30:10 642

          帝俊的方位

          帝俊一族大都呈现在《山海经·大荒东经》里,这至少给我们供给了一个方向,即帝俊很可能是东方某个族群的神祇。

          《山海经·海内经》有:“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

          这句话并不是说帝俊有八个会唱歌跳舞的儿子,而是一种隐喻的说法,“有子八人”可以懂得为八个部落或八个分支,“歌舞”源于巫文化的祭祀仪式,所以“歌舞”代指的其实是祭祀,有了独立祭祀也就是意味着部落的树立。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八个部落信奉帝俊,这八个部落分辨是:三身、后稷、季釐、帝鸿、黑齿、晏龙、中容和禺号。

          在众多人类文明的神话中通常都有神造人的故事,但从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来看,应当是人制作了神,当远古人类仰望星空之时,也就是众神出生之时,人们对上天的想象源于人们对自身的认知,所以在人类最早的时候必定是多神的,而帝俊的呈现阐明该族群的世俗生涯中已经存在了共同的男性首领,并以此想象出神界也存在最高神祇。

          《山海经》里记录了帝俊的三位妻子,分辨为:娥皇、羲和、常羲

          《山海经》讲羲和是太阳之母,常羲是月亮之母。远古人对太阳和月亮的认知与今天的我们不同,他们以为太阳有十个,每天升起一个,轮转一次是十天,为一旬;月亮有十二个,每个月升起一个,轮转一次是十二个月,为一年。日月的运行规律是远古人类最先控制的天文知识之一,帝俊作为日月之父显然就是天的人格化,我们现在要说的是与这个“天”联合而孕育人类的“娥皇”。

          始祖母与神联合而繁衍族群是创世说的一种最常见情势,帝俊就是这个“联合”里的神,而“娥皇”就是始祖母。

          《山海经·大荒南经》载:“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

          在我们大多数人的认知里,与娥皇一起的应当还有一个女英,此二女是尧的女儿,嫁给舜为妃,但这个说法的最早出处是西汉刘向编辑的《列女传》,《列女传》相当于汉代以教导妇女为目标的《故事会》,娥皇也就这样与女英一同被杜撰为尧的女儿、舜的妃子。

          事实上,娥皇这个人物呈现得应当非常早,《山海经》讲她是“三身之国”的始祖母,至少早期是这样的,但自汉代之后,其位置因《列女传》的普遍传布而陨落了。

          《列女传》把娥皇称为舜的妃子虽然是捕风捉影,但重要还是因为有个影,这个“影”就是娥皇与舜的关系,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

          这里涉及到了一个人,即“义均”。

          《山海经·海内经》有:“帝俊生三身,三身生义均,义均是始为巧倕,是始作下民百巧。”

          在其它史料中,这个义均又称商均,之所以被称为商均是因为他居住在“商”,关于这件事,《竹书纪年》有说明。

          《竹书纪年》载:“帝舜二十九年,帝命子义均封于商,是谓商均。”

          同时也明白地说到,商均就是帝舜的儿子,《史记》也有佐证。

          《史记·五帝本纪》有:“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荐禹于天。”

          三身生义均,而义均又是舜之子,那是不是阐明舜就是三身呢?

          并不是!

          史载的可断定的舜的后裔是陈国,陈国妫姓,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有过阐述,在此再简略阐明一下,源自冀北,来自晋南的舜在河南商丘建有妫姓虞国,即今虞城,而姚姓的义均此后又在这里树立了姚姓虞国。

          商均(义均)并不是舜之子,而是三身之后,来自东夷的三身同来自冀州的舜本是不想干的两个族群,一个是姚姓,一个是妫姓。

          《山海经·大荒南经》载:“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有渊四方,四隅皆达,北属黑水,南属大荒。北旁名曰少和之渊,南旁名曰从渊,舜之所浴也。”

          重点是后面那句“舜之所浴”,在《山海经》里,“某某所浴”指的就是这里曾经是某某的领地。

          所以说,儒家讲的舜其实可以看作是妫姓舜和姚姓舜(三身)的联合,而《孟子.离娄下》有:“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这个“东夷之人”说的就是三身,据考证,“诸冯”应当在今天山东省诸城市境内,地处山东半岛,这也是周代的典范的东夷地域,这其实是三身的所在,那么帝俊的发源地显然是与山东半岛相干,至少能阐明两者相距不会太远。

          孟子这个过错显然是因为他知道姚姓的发源地,但他并不明白夏代的虞国事姚姓代替妫姓后重新树立的。

          帝俊的年代

          《山海经》的最大问题就是有山有水有人有万物,但偏偏没有时光,所以仅凭《山海经》所载的内容很难断定出人物和事件所产生的时光,但是,我们可以尝试着通过已知人物来推论未知人物。

          《山海经·大荒北经》有:“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

          这里讲的是个神话故事,是说黄帝和蚩尤打仗的时候,蚩尤请来风伯、雨师降大雨来淹黄帝,黄帝请来天女魃,女魃的本领就是让天下大旱,于是蚩尤的大雨不奏效了,被黄帝反杀。但问题也来了,这个女魃下来了就上不去了,于是她在哪哪干旱,显然已经成了人间的灾祸,这时候有一个叫叔均的人把这件事告知了“帝”,“帝”将女魃安顿在赤水的北边,叔均解决了干旱问题,于是成为了田祖。

          须要阐明的是,此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将“帝”和“黄帝”等同,这其实是过错的,在《山海经》里是有一个“帝”存在的,这个帝是较少被人格化的最高神,也就是说,在《山海经》里,最高神有多个,他们之间并不附属,应当是不同族群各讲各的神,并不在一个系统里。

          那么这个叔均与帝俊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还涉及到另外一个人,就是后稷。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有西周之国,姬姓,食谷。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后稷,稷降以谷。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谷,始作耕。”

          叔均是后稷的同族后裔,二者都可看作是帝俊一族,但最大的不同是,后稷和叔均呈现在《大荒西经》里,他们的后裔树立了西周之国。

          这个后稷显然就是姬姓周族之祖,其所在的年代在尧舜之际,而义均与舜也基础处于一个时期,另外,《左传》记录舜驱赶了“四凶”,其中一凶就是帝鸿氏之子——混沌,这个帝鸿亦是帝俊八子之一。

          也就是说,帝俊信仰在尧舜时期就已经存在了,甚至更早。

          帝俊的文化

          联合上面结论,时光是距今4000多年前,地点是山东半岛一带,帝俊信仰就已经呈现了,考古学上对应的是山东龙山文化时代。

          而且至少连续到夏代。

          《山海经·海内经》有:“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

          这个羿其实就是有穷氏的那个羿,他攻灭了夏后氏,取而代之,史称“后羿代夏”。

          至于帝俊的时光上限,我们是缺少确实证据的,仅做一个逻辑断定,尝试上溯到大汶口文化时代。

          大汶口文化中已经呈现了夫妻合葬和夫妻带小孩的合葬,这意味着父系氏族的呈现,开端或已经进入了父系社会,这与帝俊呈现的基本相吻合,就像我们前面说的那样,人们对上天的想象源于人们对自身的认知,所以只有父系社会的人们才会把上天想象为男性神祗——帝俊。

          大汶口文化的农作物以粟为主,而粟在古代又称之为稷,这又与“帝俊生后稷”相吻合,另外,大汶口文化有拔牙的习俗,而帝俊的八子中有一黑齿之国,黑齿与拔牙之间显然存在因果关系。

          帝俊八子还有一禺号,任姓,禺号又分化为两支:

          帝俊-禺号-儋耳-无骨-无继-无肠

          帝俊-禺号-淫梁-番禺-奚仲-吉光

          山东枣庄 奚仲纪念

          其中,奚仲吉光是最早发现车船的人,春秋时代尚有一薛国,就是他们的后裔树立的。《诗经》有:“大任有身,生此文王”,这里的文王就是周文王,就是说,周文王的母亲也是任姓,而周文王的奶奶是姜姓,收拾一下。

          黑齿(姜姓)、禺号(任姓)、后稷(姬姓),都信奉帝俊,也就是说,如此看来,在文王之前,周族的外婚制其实是在必定范畴内的外婚,彼此之间有类似的文化和信仰,甚至就是同源。

          这里须要啰嗦一下,姜姓是炎帝之后,黑齿(姜姓)信奉帝俊,那么炎帝与帝俊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

          我当前的观点是:炎帝同帝俊并不构成关系,《山海经》的炎帝非常早,也不在山东半岛,而是相对靠南一些,那时候更可能还处于母系氏族时代,帝俊信仰应当还未形成。

          这又涉及到姬姓周族的来源问题,我现在的观点是姬姓周族的源头在“东夷”,《诗经》所载的那个姜嫄,或者更早,迁到了山西,后稷在此诞生,其后裔又西迁,所以他们也有一个同秦人类似的迁徙路线。

          简略总结一下,帝俊在《山海经》里是作为神而存在的,但帝俊这个神并不是《山海经》里所有族群的神,而是部分东夷族群的神,我们通常所说的东夷其实是一个泛指,是对东部地域的多个族群的合称,并不存在某个叫东夷的族群,最早的帝俊信仰重要集中在山东半岛及黄河下游地域,其信仰随之族群迁徙而扩散开来,但后来还是被“帝”的信仰压抑了。

          文章评论

          关于我

          免费视频网站

          职业:Web前端设计师、网页设计

          免费视频网站

          邮箱:XXXXXX@qq.com

          本栏推荐

          • Mac上有什么实用的必备软件?

            大家好,我是妈呀小泽,很愉快与大家分享用过的Mac软件,盼望这篇文章可以辅助大家在论文资料收拾、学术创作上有所辅助。>首先很明白地说,从专业学习上讲Mac的实用性没有Windows普遍,一些理...

          • 2021年你想脱单吗?

            其实,我很不想答复这个问题。本人30已婚7年,大儿子3岁,小儿子1岁半。你让我答复2021我想不想脱单?...

          • 怎样评价游戏“贪吃蛇大作战”?

            贪吃蛇大冒险是一款经典的游戏,超级玛丽的制造人宫本茂曾经说过能够使人爱不释手的游戏广泛拥有以下几个特色:第一、游戏简略,第二、诱使游戏玩家出错,第三、出错方法简略。贪吃蛇大冒险,游戏简略么,很简略,...

          站长推荐

          HOTTAGS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