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rHosWc"></track>
  • <track id="urHosWc"></track>

        <track id="urHosWc"></track>

        1. 您现在的位置是:

          重用茯苓,疗效出奇!

          京香julia 05-01 17:40:22 551

          张老以为茯苓性味甘平,取效较慢,非立竿见影药物,宜配伍其他药物或处方合用,且可大剂量投用。

          张老临床常将茯苓与泽泻配伍以泄热利水,使泻中有补;

          茯苓与甘草配伍以宁心益气,使水利神安;

          茯苓与天麻配伍以抑痰上冲,使风邪得息

          1.茯苓与泽泻配伍泄热利水

          《素问·脉要精微论》言:“脾脉……其耎而散,色不泽者,当病足䯒肿,若水状也”。

          张老指出水肿常见于性格虚,无力运化水谷精微,使机体运化水液功效异常,排出不畅,水邪堆积体内而致,故治宜健脾利湿。

          张老临床治疗水肿,常用茯苓与泽泻这一药对,两者皆属利尿药,但一为菌核,一为块茎,临床功能并不雷同。

          茯苓性缓,偏于补虚,健脾益气、宁心安神,亦有利水作用,故含补泻双重功效,补而不猛,泻而无伤,既善扶正又可祛邪;

          泽泻性寒,善于泄热,以有泻无补,泻而不峻、利水不伤体阴为特色,故大多补中有泻的方剂多以泽泻和茯苓配伍利用。

          张老临床对于脾热身肿型水肿,常用茯苓与泽泻配伍调畅水道,既可健脾利湿,又可防止泻而无补,或因补积热,从而使补而不腻,邪有前途,导之下行。

          2.茯苓与甘草配伍宁心益气

          《普济方》云:“茯苓、甘草之甘,益津液而和营”。

          茯苓宁心定悸,消饮利水;

          甘草补中益气,调理心律不齐、脉象间歇。

          张老以为若脾失健运,痰饮不化,上凌于心,则会使心阳受扰,心神不安而发为心悸,其临床经验,凡惊慌不安,感到忐忑,便可将茯苓与甘草两药授之,以补中益气,利水消饮,疗效可观。

          此外,张老亦常佐入大枣肉,命名为“镇神汤”,加强补中益气、养血安神之效;

          添入生姜、桂枝,则组成茯苓甘草汤,施展利水渗湿、益脾和胃、宁心安神之功能;

          亦或佐入半夏、陈皮加强祛痰化湿之效,佐入酸枣仁、远志、夜交藤,促进宁心安神之功。

          3.茯苓与天麻配伍息风抑痰

          《名医别录》言茯苓“开胸腑,调脏气,伐肾邪,长阴,益力量,保神守中”。

          《日华子本草》言天麻“助阳气,补五劳七伤,通血脉,开窍”。

          故两者相伍可滋助阴阳,调脏气,通血脉。

          天麻镇肝息风,止抽定痉;

          茯苓祛饮利水,宁心安神,二者配佐,能抑痰饮上冲、风邪内动。

          张老临床实践,对积水、末梢神经炎、癫痫、梅尼埃病、眩晕,以及神经性眩晕呈现的头痛、耳鸣、抽搐、麻痹、目眩皆可投入茯苓与天麻,并参加半夏降逆,依据其疗风、痰、水之因素,将3味药组成“三治汤”

          每剂所开之量,一般计天麻10~20g、茯苓20~40g、半夏10~15g

          若头眩严重,可将茯苓增至60g,再添白术15~20g、泽泻20~30g,临床疗效十分明显。

          重用茯苓治疗经验

          1.治疗虚型水肿

          虚型水肿易见于气阳两虚,气化无力者,使水液无法输布于上或开腠理而输布于外,病理性积累于内而呈现水肿或小便不利。

          《本草纲目》言:“茯苓气息淡而渗,其性上行,生津液,开腠理,滋水源而降落,利小便”,故张元素谓其属阳,浮而升。

          张老以为茯苓乃阳中之阴,降而下,故凡阴盛体质,气阳两虚,气化无力,易呈现心悸、气短、小便不利、手足发凉、颜面四肢浮肿,按压呈凹陷状者皆可用茯苓治之,

          常见于水液代谢障碍、养分不良、蛋白缺少、肾炎、心力衰竭、肝硬化腹水,中医谓之虚型水肿。

          张老以为治疗虚型水肿应以温、补为主,祛水居次,绝对不能投予甘遂、大戟、牵牛子、芫花、商陆诸药大破元气,摧残活力,一般多选茯苓、猪苓、泽泻、白术、椒目、滑石、防己、葶苈子,谓之“八仙过海”,是畅开尿道的有效药物。

          茯苓利水作用和猪苓、泽泻、椒目相比,差距极大,从《金匮要略》治四肢浮肿“聂聂动”,由黄芪、防己、桂枝、茯苓、甘草组成的防己茯苓汤,就可得到答案,防己之量为三两,茯苓则为六两,充足阐明非重用不易见效。

          实践验证,在祛湿、行水、利小便队伍中,每剂若达不到30g,难见疗绩,故张老应用茯苓多在30g以上,甚至有医家用量达100g,也很少有不良反映,

          张老亦常依照《金匮要略》水饮调理水肿之证,将茯苓用量增至4倍以收良效。

          案:

          张老曾于1960年诊一养分不良、蛋白缺少患者,其颜面虚浮、下肢水肿、小便不利、脉搏沉迟,

          张老遂予《金匮要略》当归芍药散,计当归10g、白芍10g、川芎10g、白术10g、泽泻10g,

          因身材羸弱,将茯苓增至20g,未敢杂入其他伤气耗阴之品。

          饮后功力不显,故把茯苓增到40g,每日1剂,

          连吃2周,病情才逐步缓解,阐明了茯苓施展的主要作用。

          2.治疗眩晕

          历代医家大多对眩晕从风、痰、瘀、虚论治,尤其以痰湿为首。

          中医以为脾胃为后天之本,若脾胃衰弱,则运化渎职,水湿痰浊内生,困阻脾胃,升清降浊功效失调则发为眩晕,朱丹溪提出的“无痰不作眩”之说亦是验证了这一说法。

          张老通过临床实践指出,茯苓治疗眩晕确切后果明显,且单开茯苓一味亦有作用,其在临床上治眩,无论血压高下,凡呈现头晕、眼花者,皆可给与,尤其对神经性眩晕一证,功能最好,一般不超过10剂,症状便会解除。

          案:

          1992年张老曾诊一患者,感到身材上重下轻如坐水浮小舟,头晕、眼花,每日发作数十次,苔白,脉弦。

          医院诊断为神经性眩晕,经百余天施治功力未显,故找张老调治,

          当时曾投予苓桂术甘汤15剂,仍无灵验,遂改为茯苓30g,添加半夏6g、煅龙骨(先煎)10g、煅牡蛎(先煎)10g,突出茯苓为本方主宰,

          吩咐其连饮10d,症状显明减轻,乃令其巩固月余,后电话告诉已经痊愈,这阐明临床应用茯苓治疗眩晕确有成效。

          张老以为凡痰饮上凌,头晕目眩,包含梅尼埃病、脑供血不足、血压波动较大、神经性眩晕,都可用茯苓随证合方入药治疗。

          皆应以茯苓为君,用量到达30g,比“神品”天麻有过之而无不及,功力更佳。

          3.治疗心悸

          《伤寒明理论·悸》有云:“其停饮者,由水停心下,心为火而恶水,水既内停,心自不安,则为悸也”,即指出了心悸与水饮内停有关,而水饮成为邪气停聚于内多与脾胃肾阳不化有关,

          因此温阳化饮之法当为本病的治疗原则,这与张仲景所倡导的“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之旨相一致。

          张老临床治疗心悸尤为突出茯苓的位置,曾秉业师经验,树立一首小方,名定悸汤,方中含茯苓、龙眼、柏子仁、煅龙骨、远志、甘草等药,

          实用于神经虚弱、心房颤动、心动过速、房室传导阻滞等病症,

          若严重者呈现心力衰竭,则再参加葶苈子30g、人参10g。

          除所举定悸汤外,治疗心悸、怔忡,张老亦常用茯苓与酸枣仁、龙眼、甘草、桂枝同组一方,功能亦佳。

          案:

          1982年张老曾诊一心悸患者,其常心动过速,伴有眩晕,乏力,恶心,失眠多梦,脉象沉弱,

          张老遂以定悸汤与之,计茯苓30g,龙眼30g,柏子仁10g,煅龙骨30g,远志15g,甘草9g,

          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15d为1个疗程。

          1个疗程后患者症状显明改良,便嘱其再巩固1个疗程,后告诉已痊愈,证明白有奇效。

          4.治疗癔病

          癔病属中医“脏躁”“郁证”“奔豚气”“梅核气”“气厥”“百合病”“失音”“暴聋”等范围,其病因病机以情志所伤、脏气郁结、气机杂乱、阴阳失调、心失所主等为主,

          茯苓可开胸腑,调脏气,长阴益气,保神守中,故在治疗癔病中亦可施展主要作用。

          张老将癔病分为静止型和躁动型,

          静止型多表示为夜睡艰苦,喜悲伤欲哭,神识恍惚,口吐痰涎,时发咳嗽,表情淡薄,思想不集中,工作懒惰,

          临床治疗上张老常予茯苓30~50g,加百合15g、煅龙骨(先煎)10g、煅牡蛎(先煎)10g、远志(去心)10g、浮小麦60g

          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依据情形,连用15~30d,便能获得显明的改观。

          躁动型癔病多表示为歇斯底里频繁呈现,无故哭泣、乱闹、大声叫嚷、突然身僵不能动转,行动异常,

          对于此证,张老常开茯苓60g,加甘草30g,小麦60g,大枣(擘开)20枚,马宝(冲)1g,全蝎6g,石决明30g,紫贝齿30g。

          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连用不停至痊愈,颇有后果。

          甘麦大枣汤为《金匮要略》中的安神剂,常用于治疗脏躁,癔病、更年期综合征、神经虚弱等疾病,张老常在此方基本上加茯苓治疗癔病,功力倍增。

          案:

          1955年张老诊一小学教师,医院诊断为转换型精力障碍,月经正常,无端呜咽,耳鸣,疑神疑鬼,夜间起床独语,自称与神仙对话,有时抽搐或似瘫痪,脉搏缓和,无特别现象。

          频繁发作已有年余,服理气、活血、化痰、泻下剂,均无后果。

          张老从其表示推断乃肝气怫郁、虚火内扰,投甘麦大枣汤加茯苓滋润缓急,施展平静作用。

          茯苓45g,生甘草30g,冬小麦60g,大枣(擘开)30枚

          水煎分3次服,连饮10d,病情稳固,又巩固服用月余,后告诉已痊愈,未再复发。

          5.治疗痰饮咳嗽

          肺主气,为贮痰之器;脾主运化,为生痰之源;肾主水,为气之根。

          肺、脾、肾气化失司,痰饮阻肺为肺系痰饮咳嗽病证的重要发病机制。

          张老临床医痰饮咳嗽,

          一是投苓桂味甘汤(药物组成:茯苓、桂枝、五味子、甘草),胸满者去桂枝,加干姜、细辛,呕吐者加半夏,形肿者加杏仁,胃热上冲头面如醉者加大黄。

          二是投《伤寒论》小青龙汤,凡外感风寒,内伤久咳则用此方,疗效颇佳。

          两方都以茯苓为君,由于主治痰饮咳嗽,故茯苓的用量一般在30~60g,始见威力。

          案:

          1978年张老诊一老妇,70岁左右,每天咯吐痰水一杯,气促,日夜咳嗽不停,额上出汗,尿量减少,四肢略有浮肿,舌滑苔白,脉浮。

          即以小青龙汤加减授之,

          计茯苓30g,桂枝10g,干姜10g,细辛10g,五味子15g,半夏10g,杏仁10g,甘草10g

          日饮1剂,连服3d,虽见疗能,但效不足言;

          张老遂将茯苓增至60g,续服未辍,共9剂,后证情解除,故张老指出必定要突出茯苓的剂量,否则功亏一篑。

          此外,张老受伤寒派影响,对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扩大,咳嗽不重,吐痰甚多,白薄似水者,即《金匮要略》所谓的饮证,

          临床常用茯苓泽泻汤加葶苈子以利水、清化痰液,计茯苓30g、白术15g、泽泻15g、桂枝10g、葶苈子20g、甘草3g、生姜10片

          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连用7~15d,有显明治疗作用,比小半夏加茯苓汤功能强。

          国医巨匠张志远教授在临床上利用茯苓十分普遍,始终紧扣其“利水渗湿、健脾、宁心”的功能,万变不离其宗。

          在茯苓的应用上,剂量大亦是一个十分主要的特点,一般都在30g以上,且在合方入药中,突出茯苓的位置,通常作为君药来施展作用。

          张老巧化古方今用,为临床治病和用药供给了可贵的经验,值得借鉴。

          上一篇:李少红

          下一篇:最大的小龙虾有多大?

          文章评论

          关于我

          免费视频网站

          职业:Web前端设计师、网页设计

          免费视频网站

          邮箱:XXXXXX@qq.com

          本栏推荐

          • Mac上有什么实用的必备软件?

            大家好,我是妈呀小泽,很愉快与大家分享用过的Mac软件,盼望这篇文章可以辅助大家在论文资料收拾、学术创作上有所辅助。>首先很明白地说,从专业学习上讲Mac的实用性没有Windows普遍,一些理...

          • 2021年你想脱单吗?

            其实,我很不想答复这个问题。本人30已婚7年,大儿子3岁,小儿子1岁半。你让我答复2021我想不想脱单?...

          • 怎样评价游戏“贪吃蛇大作战”?

            贪吃蛇大冒险是一款经典的游戏,超级玛丽的制造人宫本茂曾经说过能够使人爱不释手的游戏广泛拥有以下几个特色:第一、游戏简略,第二、诱使游戏玩家出错,第三、出错方法简略。贪吃蛇大冒险,游戏简略么,很简略,...

          站长推荐

          HOTTAGS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