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rHosWc"></track>
  • <track id="urHosWc"></track>

        <track id="urHosWc"></track>

        1. 您现在的位置是:

          如何评价美剧《真探》第一季?

          京香julia 05-02 23:38:42 606

          Rewind Cinema Vol.1

          True Detective

          前言/Prologue

          这是一部侦察剧,又不是一部侦察剧。

          是的,这部美剧里面有一个横亘十余年的案件,有数十名受害者,若干犯人,以及两个侦察。但剧情在推动中花了大批的时光来刻画两名侦察的生涯,如果你习惯于《名侦察柯南》这种基础每集均可解决一个案件的剧集,这部剧必定会让你恨不得按下快进,直接飚到第八集结尾。

          不过急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故事的结局了吗?坏人被严惩,好人得善终,所有的侦察故事毕竟难以逃开这个结局。那么或许主要的是,谜底毕竟是如何解开的?然而对于这部剧而言,这个问题也并非那么主要,全部解谜进程消耗的时光与谜题的庞杂水平,相对于刻画两位侦察生涯的时光而言,微不足道。

          所以,虽然它有着美剧史无前例的六分钟活动长镜头,有着最为怪诞惊悚的犯法场景和血腥残暴的最终对决,却绝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侦察剧。若要当它是一部肥皂剧来看,大段晦涩的台词也许同样会让你止步于第一集。

          对于一部非类型化的作品,企图贴几个标签将其归类,也许是最蠢的做法。那么,不如先来看看本剧的核心案件。

          案件/The Case

          案件产生在一片被烧光的甘蔗田中,一位名叫多拉·兰格(Dora Lange)的女性受害者以跪拜的姿态逝世在一课树前,她的双臂伸展若蝶,头顶一个以鹿角,柳枝稷以及藤条编成的皇冠。两名路易斯安那州警:拉斯特·科尔(Rust Cohle)与马蒂·哈特(Marty Hart)负责这起案件。在案件的调查进程中,他们逐渐发明在全部路易斯安那州的长沼地域,相似的失踪案件数不胜数。除去表面的惊悚,案件背后的本相或许更加令人震惊。

          犯法现场的宗教意味领导着两位侦察去追寻多拉的过去,并最终让他们寻找到了嫌犯所在。然而在马蒂的激动下,本已被拉斯特把持的两名嫌犯双双毙命。两名侦察得到升职,成为好汉,事件的调查也由此停止,然而由于嫌犯的逝世亡,已无从查证是否还有同党。

          十余年过去,两名侦察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因隙各奔前途。但拉斯特一直没有废弃对相似事件的调查,在受到警方猜忌与相似事件相干联后,两人再度携手,最终揪出了逍遥法外的第三人,为案件画上了句点。

          本剧的案件虽然表面上看是寻常的绑架杀人,却很难找到其犯法动机,这是因为其犯法逻辑有着不同寻常的宗教背景。要剖析这暗藏于案件背后的宗教背景,就不能不提到一本书:詹姆斯·弗雷泽(James Frazer)的《金枝》。这是一部比拟宗教学著作,对世界各地宗教的异同进行了比拟剖析。其书名来自于J. M. W. 特纳(J. M. W. Turner)的一幅同名画作。此画刻画了一个神圣的树林,这里有一棵树在日夜生长着。这片不断变更的土地,坐落于自然女神内米(Nemi)(亦被称为林中的狄安娜(Diana Nemorensis))梦境一般的丛林湖畔,在这里举行着祭祀与国王“实行誓言”(fulfillment of vows)的宗教仪式。

          国王在这里被刻画为一个不断逝世亡与重生的神,一个象征太阳的神祇,他与来自大地的一位女神举办了神秘的婚礼。他在收获的季节逝世去,并在春季转世。弗雷泽以为这个关于重生的传说是世界上大部分宗教及神话的核心元素,回忆一下《圣经》(Bible),不难发明,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先孕,则是对“实行誓言”的再现,而耶稣的重生则是整部《圣经》中所有神迹的核心。

          本剧的第一个案件即是对这个宗教仪式的再现,多拉·兰格则是这个神秘仪式中的大地女神,凶手则是剧中重复呈现的黄袍国王(The Yellow King)。拉斯特与马蒂追寻凶手的进程存在双重意义,第一层是法律以及世俗意义上的将凶犯捉拿归案绳之以法,第二层则是宗教意义上的,发明这个仪式,完成这个仪式以及终结这个仪式。这两层意义与剧集发展的两条线索:案件搜查以及两位侦察的生涯一一对应。前者为表,后者为里。

          看似琐碎、混乱、与全部案件毫无关联的两位侦察的生涯,其实与案件的实质紧密相干,这便是《真探》这部剧的核心特色。在这层意义上,也许我们才可以懂得为何拉斯特会说出那句:“所有那些我们已经做过的,以及将要做的事情,我们都会一次一次再一次地去做。而那小男孩和小女孩,他们也将一次又一次,永远在那个房间里面。”

          不论拉斯特、马蒂、你、我,我们都是这个仪式中的一员,也许扮演黄袍国王,也许扮演大地女神。无论如何,你都无法逃离这如仪式一般的人的生涯。那么,两位侦察,毕竟过的是怎样的生涯?

          拉斯特/Rust

          “I consider myself a realist, but in philosophical terms, I'm what's called a pessimist.” - Rust Cohle

          拉斯特是个哲学家。

          如果你只看了第一集就废弃了这部剧集,很可能因为拉斯特在车上对马蒂说的那段话。

          “我以为人类的意识是进化进程中踏出的极为悲剧的一步错棋。我们的自我意识太强了。依照自然的规律,我们本不该存在。我们因拥有自我这一空想而劳作的存在,感官经验及体验的分泌物。造物主设计让我们完整确信我们各自是某某,其实我们谁都不是。我以为我们这一种族真正应做的高贵之事,应到故事谢绝造物主的设计;不再繁衍下去;携手走向毁灭。在最后的那个午夜,兄弟姐妹们一同选择谢绝这不公正的待遇。”

          拉斯特以为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但在哲学术语里面,现实主义这个词有着多重含义,为了准确,他自称悲观主义者。这与他在本剧故事之前的阅历不无关联。作为卧底警察的他长期埋伏在贩毒黑帮中,每日目睹甚至参与暴力运动,并感染上了毒瘾。以假逝世脱离卧底身份后,他参加了州警的凶案调查部。高度的精力紧张、毒品的影响都让他时常会呈现幻觉。而因为一场事故失去年幼的女儿,并与妻子互相责备,最终婚姻决裂孑然一身,凡此种种,均奠定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解读。

          “有人曾经告知我,这个世界是一个扁平的环。”拉斯特的哲学观中有一部分虚无主义的成分,这源自尼采的哲学观。在尼采看来,逝世亡并不值得胆怯,无穷反复的生涯,以及我们对这种反复的无意识,才是人类最为可悲之处。对于拉斯特而言,生涯周遭充满了对生涯本相的刻意避讳,它不仅呈现在身边马蒂的生涯中,宗教组织的布道以及信徒中,更充满了政府机关等等社会机构中。因此,这三者都成为了拉斯特批驳的对象。

          拉斯特与马蒂的对比让我们放到马蒂的部分再来谈,这里先谈拉斯特对于宗教以及政府的解读。在第一次现场加入布教仪式时,拉斯特曾经对传教士参与布教仪式的大众做出过如下评论:“他将胆怯与自我厌恶传入这些遵从者的躯体。以此来释放他们的压力。他以自己的叙述吸纳他们的胆怯。由此,他得以将自己对宗教的确信无疑一点点灌输给他们。有一些语言人类学家以为宗教是一种语言病毒,能够改写大脑的回路。让批评思维变得迟钝。”

          对拉斯特而言,宗教不过是人们谢绝思考、直面生涯实质、诈骗自我的借口。“如果让一个人坚持行动正派的只不过是对神圣的奖赏的期望,那么他不过是个人渣。”拉斯特具备相较一般人更为苏醒的自我意识,以至于他能够清楚地看破我们对生涯持有的一切幻觉,迅速地找寻出其中隐藏的规律,或者说,“造物主的设计”。只是这种苏醒对他而言,只是更加残暴的折磨。走入这一层面的拉斯特,已经无法再融入由常理掌控的社会,也由此与社会秩序的代表者,警察机构,发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

          拉斯特对于侦破案件的契而不舍与警察的身份毫无关联,换言之,他的保持,与警察这份工作毫无瓜葛。拉斯特并非靠着一两个闪光点子轻而易举地破案,他对线索的追查也并无特殊超越寻常人懂得层面的措施,为了获得要害线索,他放下警察的身份,与底层大众混迹一处,拉拢、要挟、甚至与他们共同犯事,各种伎俩无所不用其极。这固然与他之前的卧底工作不无瓜葛,但更让我们不得不思考,让一个虚无主义着付出如此代价去追寻本相,背后的驱动力毕竟何来?

          剧中的警察局除了拉斯特一人外,均只将破案当作一项工作。这种态度决议了,在拉斯特和马蒂救出小女孩,击毙两名凶手之后,便没有人再理会这个案件。持续追寻本相的,唯有拉斯特一人。在工作扰动与案件有涉的社会高层人士时,警察局更是扮演了阻碍拉斯特调查的角色,拉斯特与马蒂甚至须要绑架当值警长才干获取足够的线索持续调查。

          社会机构对其组成者:人的疏忽,是人对自身实质疏忽的一种外延。当我们习惯了以种种社会惯常来诈骗自己之后,便不可避免地将之推而广之,由诈骗自己转而诈骗他人。而当一个集体中的所有人都习惯了这种处事方法,其所构成的组织、机构、社会,便失却了其构成初衷所向的目的,成为了一个伪机构。

          而对于拉斯特,这份契而不舍与其对自己生涯的严苛是同源而生的。在整部剧集中,我们从未看到他对于任何受害者父母的遭受表现过同情,他只将他们当作线索的源头。驱动他的,也许并非这些父母悲惨的遭受,而是自己那逝去的女儿。在案件侦破后,拉斯特那一段痛哭流涕的独白,对此作出了最好的说明。

          马蒂/Marty

          “A man’s game charges a man’s price. Take that away from this if nothing else. “ - Martin Hart

          马蒂是个普通人。

          他太过普通,以至于他能够代表我们所有人。他的存在,与拉斯特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与单身独居的拉斯特不同,马蒂过着有着一个完全的家庭,妻子,两个女儿。虽然岳父不是那么友爱,但这恰好也是很多家庭的现状吧。马蒂对工作则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从不上心,以至于两人的拍档中,真正解决问题的,几乎总是拉斯特。马蒂习惯性出轨,遇到美貌的女人便精虫上脑,不管不顾,甚至被嫉妒所驱入室伤人。此外,他还对女儿有着极强的把持欲,对与女儿来往的混混痛下狠手。

          马蒂对生涯的不自觉以及对本能的依附,是通过其妻子的嘴说出来的:“拉斯特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而马蒂,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马蒂所代表的,是我们每一个人对于生涯不自觉的那部分,他只是过着他“应当”过的生涯。他的生涯由若干个期许组成:这个社会对他的期许(完全的家庭;体面的工作)、妻子对他的期许(负义务的好丈夫)、儿女对他的期许(在乎关怀女儿的好父亲)。他尽力去依照这些期许生涯,却又往往面临着这些期许与现实生涯的冲突:工作中遇到极其残暴的凶杀场景和难以解决的案件;夫妻关系中不自觉地被自身性欲本能所绑架,不断出轨;父女关系中,女儿年事轻轻便与小流氓混在一起。

          生涯的假设与残暴的本相让他的生涯陷入混沌,其理由很简略,马蒂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仍旧停留在社会这个人类聚集体所设立的行事规矩框架内。在工作上,他并不像拉斯特一样具备足够的驱动力,让他去探寻本相;而家庭于他只是一个工作之余可以休息的港湾,并不值得他真正付出尽力去建设;甚至在出轨这件事上,他那只理解释放自己愿望的行动,也暗自服从社会中男性通行的一套潜规矩。如果说马蒂的生涯是一张谣言之网,那么他自己,正是这张逐渐破旧的大网中心,那只以各种由期许、社会规矩制成的黏液修修补补的蜘蛛。

          拉斯特与马蒂的破裂,并非仅仅由于拉斯特与马蒂的妻子有染,而是因为拉斯特在工作(重启令两人功成名就的旧案)、家庭(被马蒂的妻子诱惑)等几个层面,均摧毁了他的谣言之网。但马蒂生涯的转机,也由此降临。他的家庭最终决裂,同时也失去了警探的工作,在废除一切期许与假象之后,马蒂终于逐渐懂得了拉斯特的生涯,开端尽力寻找生涯对于自己而言的意义所在,并在最终找出并击毙凶手的进程中,起到了至关主要的作用。

          如果说拉斯特彻底转变了马蒂的生涯,并最终促成了马蒂的觉悟,那么马蒂对于拉斯特而言,则代表着他对人类重拾信念的进程。解脱卧底生涯以及毒瘾后的拉斯特,并没有很顺利地得到社会的接纳,在警局内唯一支撑他留任的只有马蒂。而在两人破裂后,为了破案,他选择信任并和盘托出自己追查全程的,也只有马蒂。在两人错误的十余年中,拉斯特不再像之前一样俯视马蒂,而是逐渐看到了马蒂在谣言之网外的真实自我(无法容忍罪行的正义之心)。

          普通人与哲学家之间的化学反映,在这十余年的时光内,同时转变了两者。它将拉斯特由虚无主义重新拉回人间,也将马蒂虚假的完善生涯撕裂重归真实。留给我们的,则是对自己生涯的反思,以及对这个社会的重新解读。

          黄袍国王/The Yellow King

          “在永恒中,那里没有时光,没有任何东西生长。没有任何东西呈现。没有任何东西转变。是逝世亡发明了时光来让那些它可以杀掉的东西成长,你将一次次重生,但却总是生入同一个性命。我说,侦察们,我们到底进行过多少次这个对话了?嗯,谁知道呢?当你没法记住你的生涯时,你就没法转变它,这真是糟透了,但这却是所有性命最隐秘的命运。你不断惊醒,却总是陷入同一个梦魇。”

          拉斯特的这段话,看似不过是虚无主义者的一段没头没尾的喃喃自语,其实是弗雷泽所述神话原型与尼采所持理念的融会。在弗雷泽神话原型里,仪式中国王的逝世亡与重生与尼采所述生涯的轮回往复其实是同一件事。而在剧集中则体现为,最后一名凶手埃罗尔·柴尔德里斯(Errol Childress)对父亲的谋杀。黄袍国王重生的仪式以一名女性的献祭开端,并以儿子杀戮父亲并加冕为新的黄袍国王停止。因此,在剧终拉斯特击毙埃罗尔后,拉斯特就成为了新的黄袍国王。但这一罪行的循环在此终于止步,因为能够代替拉斯特成为新一任黄袍国王的人,他的女儿,早已分开了人世。

          换言之,她进入了永恒。

          拉斯特最终在祭坛前看到的银河幻象,从罪案的线索发展,可以说明为由祭坛前堆放着的大批神经类药物引起,若从生涯的线索发展,则可以懂得为拉斯特终于在久长的追寻后,抵达并亲眼目睹了其女所处的永恒。对拉斯特而言,从昏迷中醒来也许是另一层意义上的重生,但从他那段痛哭流涕的独白来看,他已经解脱了那挥之不去、永无尽头的梦魇。

          因为他已见过永恒。

          结语/Epilogue

          这种剧集并不常见,如果熬不住慢热的节奏、晦涩的对白、潮湿而燥热的氛围,很容易废弃。但若你保持下去,去试着探寻文本背后所暗藏的种种所指,便会心识到,剧本以及人物对你我以及这个社会分析的勇气,以及突破惯例思维的气魄。在一开端,触动我的是拉斯特对生涯毫不留情的冷眼,但随着故事的展开,这冷眼渐渐渗入对常人生涯、宗教信仰、社会机理、甚至全部宇宙与人生的讨论。

          而你我,又是否在编织属于自己的那张期许之网呢?驱动我们前进、生涯的,又是什么?我们想要做的,又是什么呢?也许我们与马蒂一样,在网的中心固步自封,等待着什么奖赏会因为我们的满足了他人及社会的期许而落入网中;又或者我们与拉斯特一样,自认为看穿了这个世界的反复与混沌。无论如何,这部作品,都让我们不得不审视自身的生涯,重新去懂得它,解构它。

          愿你我,都能瞥见永恒。

          medium.com/@hongyun198/

          weixin.qq.com/r/RENbQ_3 (二维码主动辨认)

          文章评论

          关于我

          免费视频网站

          职业:Web前端设计师、网页设计

          免费视频网站

          邮箱:XXXXXX@qq.com

          本栏推荐

          • Mac上有什么实用的必备软件?

            大家好,我是妈呀小泽,很愉快与大家分享用过的Mac软件,盼望这篇文章可以辅助大家在论文资料收拾、学术创作上有所辅助。>首先很明白地说,从专业学习上讲Mac的实用性没有Windows普遍,一些理...

          • 2021年你想脱单吗?

            其实,我很不想答复这个问题。本人30已婚7年,大儿子3岁,小儿子1岁半。你让我答复2021我想不想脱单?...

          • 怎样评价游戏“贪吃蛇大作战”?

            贪吃蛇大冒险是一款经典的游戏,超级玛丽的制造人宫本茂曾经说过能够使人爱不释手的游戏广泛拥有以下几个特色:第一、游戏简略,第二、诱使游戏玩家出错,第三、出错方法简略。贪吃蛇大冒险,游戏简略么,很简略,...

          站长推荐

          HOTTAGS

          微信号